路径:首页  >  名人故事  >  正文

启尔德家族一门三代的中国情

1/3
  • 启尔德夫妇与他们的中文老师

    启尔德夫妇与他们的中文老师

  • 启尔德与启希贤在成都结婚留影

    启尔德与启希贤在成都结婚留影

华西协合大学给我的感动,与少女时代看鹿桥《未央歌》的西南联合大学一样,因为两校都在西南大后方,不同时间的风雨飘摇,相同的生命态度、知识追求、维护真善美、男女爱情与理想……当年由美、英、加基督徒创办华西协合大学,是中国西部第一所现代化大学,更在二战艰险时接纳五大高校共度难关,在显示上帝赐的大爱。

胡适当年也曾焦虑:“假如国立大学不努力,在学术上没有成就,很可能就被几个教会大学取而代之。”

1891年秋天,一群加拿大基督徒决定远涉重洋,来到正在大喊扶清灭洋的中国,其中有对新婚夫妻启尔德(O.L.kilborn)与妻子詹尼(Jennie Fowler Kilborn)目的地是中国成都。这对新人先抵上海,又花了三个多月逆长江上行,剑门险关和三峡天堑均平安渡过,最后安抵成都却遇霍乱。詹尼不幸染病,专精外科的启尔德无能为力,只能眼看爱妻被病魔夺走,詹尼也是第一位在四川去世的加拿大宣教士。

疾病肆虐,原本死水一般的四川盆地引起更多西方传教士与科学家的关注。1892年,启尔德与另一位医生租用民房,建立了福音堂,并创办西医诊所,成都现代医学的第一页于是悄悄打开。感谢主!

次年,加拿大女医生启希贤(Retta Gillford Kilborn)与其他医生传教士自加拿大启程前往上海,启尔德负责去上海接这批传教士,由上海赴成都逆江上行几个月期间,启尔德与启希贤相恋,爱情如同永不止息的滚滚长江水,三个月旅途结束,他们宣布订婚。

1894年,启尔德与启希贤在成都结婚,度完蜜月随后被派遣到嘉定,负责建立新教会。在嘉定,启尔德夫妇租民房开办一间医疗诊所,诊所每周一到周四接待诊治患者,从此,他俩共组的家庭,命运就紧紧地与中国拴在一起。

中国社会当时一片仇外,义和团变本加厉,洋传教士更不离不弃,值得我们深思两件事:孙中山在香港西医书院毕业,正式成为一名医生,后来也受洗成为基督徒!郭沬若出生四川成年后学医,是否也受洋传教士启蒙?

当年洋传教士在中国入境随俗,蓄留长辫穿长袍,唯独启尔德剃平头蓄八字胡,启希贤更是反对缠足,他们已经立定心志,要在成都建立现代医学。

有一位CS孩子回忆,当时中国百姓对西医没信心,更难接受开膛破肚,所以启尔德与启希贤夫妇首次开刀任务,便是在自己家里为病人完成的。后来,两人的奉献与爱终于推动医院开业济世,成立仁济医院,也就是华西协合大学建立后的医学院,现在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前身。

1895年春天,启尔德夫妇在嘉定生下第一个孩子,并为儿子取名启真道(Leslie Gifford Kilborn),带满月儿子返成都却遇“成都教案”,所幸一家三口在好心朋友指引下躲过危机,但是成都所有的教堂、医疗诊所、学校、甚至传教士的住宅,全被摧毁,所有洋传教士不得不半夜乘船前往上海避难。

教案隔年,他们再返成都,并在原地重建医院、学校及住房,虽然环境更险恶,却从未放弃上帝放在他们心里的爱。

1896年,启希贤接着开办四川最早的妇幼医院——仁济女医院,每天到诊所求医的患者多达五十至八十人。这时他们感到作为医生,语言能力是传福音必备的利器,因此他们决定暂时关闭开张两个月的诊所,集中精力学习中文,尤其是四川地方方言。诊所于一年后再次开张,洋医生已经能用四川话与病人沟通。

华西协合医院问世

1913年,科举制度废除,启尔德豉西协会大学设立医科,1914年再设立牙科。直到启尔德离世前,始终负责化学、生理学、眼科学及其他医学和理科的授课任务,甚至曾为学生编写英川对译教材,让师生学习无碍。

但凡认识启尔德夫妇的人都同意,他们传递的是更大的爱!如同圣经哥林多前书13章1节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

另外有件事迹绝非野史,值得一提,因为启尔德夫妇已真正本土化、中国化,与中国人荣辱与共。

1911年,辛亥革命期间,他们创办中国四川红十字会,身为外科医生启尔德最为人传诵的是,他在孙中山革命期间走出医院,救护伤员及病人,被人评赞“在他身上,体现了前所未有的人道主义精神。”

1920年,启尔德、启希贤夫妇回加拿大休假,正值英年的启尔德却因肺病去世,享年才五十三岁。悲讯传来,成都华西坝的中外同仁特别为他举行隆重的追悼会,称赞他是“一位语言学家,一位悉心的管理者,一位口才绝佳的演说家,一位富有创建性的教育家。”

痛失启尔德,夫人启希贤仍回到成都,不仅在医学院教学,更继续在仁济女医院当医生,直到七十岁才退休回加拿大,并于1942年逝世于多伦多。在她身上,我们体会到哥林多前书13章8节“爱是永不止息。”

启尔德与启希贤的四个子女、六个孙子都在四川出生,都有中文名字,在海外完成学业后,均返中国大陆和香港工作。长子启真道在华西协合大学教授生理学、生物化学、药理学和医学英语,并先后担任华西协合大学教授、医学院院长、牙医学院总院长,又到香港大学任医学院院长,直到1963年退休,加起来共七十二年;长女黄素芳(Constance K.Walmsley)在CS学校任教,长女婿黄思礼(Lewis C.Walmsley)曾任CS校长(1923~1948);长孙女玛丽(Mary Eleanor Kilborn)1949年再随父亲启真道同返成都,并在华西协合大学担任教学及护理工作,1951年返加拿大。

华西医院医术一直卓越,曾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被评比为救治成功率最高的医院,创下世界重大灾难医疗救援史上的许多奇迹。

写完本文,感慨万千,感谢主,我就是念教会大学毕业的,感谢主,我就是拿加拿大护照的,让我们一起珍视神赐我们的恩典。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北京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杨镜秋牧师与《明星灿烂歌》

这首脍炙人口的圣诞诗歌不仅在大陆教会广为传唱,在我国港澳台地区和海外华人教会,甚至一些西方教会中也是经常传唱的。而鲜为人知的是,这首诗歌的词作者杨镜秋牧师是常州人,是常州教会培养的第一位本土牧师。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