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信徒成长  >  正文

无花果树没有春天开花的芬芳 却有秋天挂满果实的美好结局 (上篇)

无花果树没有春天开花的芬芳 却有秋天挂满果实的美好结局 (上篇) 唐姊妹在教会宣传栏前喜乐的笑了

在秋天的一个礼拜天,笔者参加完市区一所教会的主日崇拜刚准备离开,忽然这个堂的负责同工匆匆赶来,说是我们教会有一件奇妙的见证,你得采访采访。“什么内容的见证,也值得你这么重视?”他说,你跟我来,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跟着他七拐八拐,来到教会后面的一片树林里。他指着一棵枝繁果茂的无花果树下的老者说,别人信主,都说是人领进教会的,可她倒好,一口咬定说她信主,是一条叫“小旺旺”的宠物狗领进教会的。听他这么一说,倒真勾起了我的采访兴趣。 

在无花果树下,老人正在那儿甩胳膊踢腿的做着健身活动。见有人来,忙停住锻炼,坐在树下的一块大石头上擦汗休息。见笔者来到面前,她就高嗓门地对我说,听弟兄说有人要采访我,没有想到是你。快坐下,给你慢慢唠叨唠叨我信主的事儿。负责同工见我们认识,就说你们聊吧,我还有事。说完转身离开了。下面就是这位唐姓姊妹讲给我的见证故事,大家还是一块来听吧。 

我姓唐,今年78岁了,连皮带馅信主22年,而真正从受洗算起信主也18年了。我信主前有太多的苦难,让我从头给你说起吧。我在7岁的时候,父母离婚了,弟弟跟了母亲,把我判给了父亲。父母离婚前穷,我跟着离婚后的父亲过的更穷。我的家在秦岭靠西山的一个叫晁峪村子,父亲是一个没有担当的男人。住着一间没有主人的破房子,离婚后认识了一个瓜不愣凳的女人。他俩在一起生活着,也不太管我。我听着名义上有父亲,实际上跟没有是一样的。 

我这个只有七、八岁的孩子,因为常常在家食不饱肚,饥饿的我就在周围村子流浪着找吃的。一位姓贾的老爷爷,看我可怜收留了我。这位老爷爷当年已70多岁了,一个人过日子,家里什么也没有,就是一处四壁透风的房子,一个烂土炕。后来听人说,这位老爷爷终生未娶。当时他的日子够苦的,添上我这么一口人,日子更苦了。爷爷家的北墙掏有一小小窑洞,在里面供奉着一个颜色斑驳不全的泥菩萨,爷爷每天早晚都会跪在那儿念经叩拜。当时我还小,不知道他在念叨什么。到后来大了点,听他边叩拜边在说让菩萨保佑我爷儿俩生活好起来。 

但在当时的我看来,这日子比以前跟着我爸强多了。爷爷家买不起火柴,在每次烧饭时,他就会跪在火塘旁,弯腰低头吹着昨晚在塘灰土里焖埋着的柴棒子,直吹的柴棒有火星四溅冒烟了再搁上些拣来的干柴火。接着继续弯下身子吹啊吹,待火烧旺了就可以做饭了。吃的饭,主要是爷爷带我摘回的野菜加少量的包谷珍子一锅煮。晚上,老爷爷和我合盖着一床早已看不出颜色的破棉絮被子。 

和贾爷爷在一块的日子过了六年,老爷爷常常叩拜的菩萨,也没有保佑我们这个临时家庭日子一天天好起来。后来他得病了,因没钱医治,贾爷爷在一个冬夜去世了,我又重新回到父亲身边。这时候的父亲也单身了,那个瓜不愣凳的女人嫌他不能养家,离他而去。就是这一年,父亲领着我流浪到西山的南叉村生活。住的房子是一处别人废弃的烂茅草屋,虽然父亲仍然像过去一样不管我,但我在苦日子中也学会了生存。白天出门到屋后的山上挖回野菜,再到村上的食堂打回一碗稀饭,倒在家里的瓦盆里一搅,加热后,就是我和父亲的一顿饭了。 

晚上房子四壁透风,夏天还好点,到了冬天实在冷的撑不住,我就会把村子麦场上的麦草垛刨个洞,钻到里面睡觉。有天晚上睡下不久,听到狼嚎,吓得我不得了,不停地往麦草垛里面钻。头朝前刨着往里钻,屁股后面用刨的麦草不停地堵。那一晚上我在嘚瑟害怕中熬过,第二天父亲带人刨了半顿饭功夫才把我从麦草垛里面挖出来。从那晚后,天再冷我也不敢钻麦草垛洞睡觉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熬到1969年。在这一年,我满怀希望被人介绍着嫁到了市区北郊的金家崖村。因那时候,我被苦日子过怕了,只听媒婆说那家人有多好多好,加上自己不识字,也没有细细打问。心想,只要离开挨饿受苦的家,来到带“金”字的村子就一定能过上好日子。原以为结婚后,我的日子会从此好起来,谁知道离开了苦窝,又进了成天打我、骂我的狼窝。 

我结婚后,才知道他欺骗了我,他离婚了,还带有三个孩子。他的脾气特别暴躁,一言不合对我就是拳脚交加。在80年春节前夜,我在村外公路旁拣了一个被人丢弃的女孩。抱回家后,他更和我闹的凶了。说家里本来就不富裕,又拣回个赔钱货,让我把孩子在哪拣的丢哪去。但我不忍心,没人要的孩子遇见我,那是老天爷对我的怜悯。那时候我没有信主,只要一遇到不顺心的事儿,我会不由自主的跪下来,朝着老天爷祷告。常常会喊,老天爷,你救救我!那一年在抱回孩子后第八个月后,在村委会多次调节无效的情况下,我们离婚了。 

离婚后,我没有地方住。村上干部同情我,让我住在西安知青回城后的闲空房子。村子的热心肠人看我带着个女娃讨生活太苦,就给我热心的重新找婆家。在第二年,也就是81年的3月份,村子一位老阿姨,给我说了一门亲。我没有多加考虑,就同意了。在当时自己那样的条件下,能有人娶我那就谢天谢地了。结婚时,对方带来一儿一女两个娃,我带去了自己拣来的女儿。 

在后来我信主后,才终于明白那是救主耶稣赐给我的婚姻。我前半生受尽了苦,就像身后这棵无花果树一样,没有春天花开的芬芳和灿烂,但让我像无花果树那样有了秋天挂果的美好结局。更想不到的是,在主的带领、恩惠下,从此以后,我的生命灵魂得以彻底翻转,我第二次组成的家庭所过的日子也如吃甘蔗一节更比一节甜。 

这一次的婚姻,我还比较满意。第一,上帝赐给我的这个丈夫,是个领导,他还写一手好毛笔字。我大字一个不识,能嫁给他也算是高攀了。第二,结婚后,他虽然在经济上比较抠门,但从来不打我,最多在为抚养双方孩子上有了分歧,吵起架来他会文邹邹说几句古诗骂我。对他这样骂架,简直是挠痒痒。我可没有他那么多的学问和涵养,就直接炮筒子般的吼了过去,一吼他会安静好几天。第三点,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他最终完全接受了我拣来的女儿,到后来在女儿结婚时,他还为女儿买了一套房子做嫁妆。后来我才明白,那都是我信主后,他跟着我来到教会信主后带来生命上的巨大变化。(未完待续)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西北地区特约撰稿人。)

相关新闻

10年执事,10年牧会,10年接待——记八旬老姊妹的30年信仰路

张姊妹信主30年来,第一个10年在教会作了10年执事;第二个10年,是60岁那年到市里一所教堂参加培训后,回来做讲道事工;这第三个10年的开头,因为已经到了70岁,做上了教会的接待工作,这一干,又是过了10年。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无花果树没有春天开花的芬芳 却有秋天挂满果实的美好结局 (上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