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见证故事  >  正文

巴珊山夜话(20)主在我心中(一) :少年时代心中的主

诗篇148:12:“少年人和处女,老年人和孩童,都当赞美耶和华!”

少年时代的我,心中对主的印象是受母亲的影响。我的母亲是上个世纪信主的信徒。究竟是哪个年代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自我懂事的时候开始,就在母亲信仰的熏陶下。

老人家没有文化,不能读圣经,也不会长篇大论、滔滔不绝的祷告。她每天都会喃喃的说:“主啊!上帝啊!”特别是有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会反复的说。我现在回想起来,那应该老人家的交托和祷告吧?

母亲还经常的和我说,我是信耶稣教的,我信耶稣啊!后来才知道,她那个年代基督教新教(Protestantism),在中国民间常称为耶稣教,教会也称为“耶稣教会”,父神就是上帝,耶稣也是主耶稣基督。我记得老妈总喜欢念叨上帝、耶稣,但没有听到她说“神”,从中我们可以知道,过去的新教信徒就是把神称作上帝。大概就如我们的圣经有“神版”和“上帝版”一样,其实也是在不同时期的中文翻译的不同。

少年时代的我正是中国“政治挂帅”的时期,我只知道屋顶有月牙标志的是清真寺、有十字架的是基督教教堂。我们家附近有座百年的天主教教堂,高高的尖顶,感觉很神秘,从来没有敢进去过。那个时候,中国的教堂也不多,有的也因政治原因不能开放。我对信仰神只是模糊的、依稀的、朦胧的。但是在母亲的影响下,我的心版上刻下了“上帝”、“耶稣”、“耶稣教”“十字架”这四个深深的烙印。更刻下了母亲那慈爱的面孔,那温和的喃喃自语:“我信耶稣啊!”“我信上帝啊!”“主啊!”随着年龄的增长,每每耳边想起老人家的祈祷,我都不仅心中酸楚,那个年代,老妈只能这样的!

少年时代的我,也会学着母亲的样子,也经常在心中自语:主啊!我的主啊!特别是遇到环境的时候,更是如此。1969年6月19日的文化大革命时期,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爸爸被扣上“走资派”等三顶帽子被造反派揪斗132场次,那苦难、那往事,真的不堪回首!当时13岁的我,每天默默忍受被羞辱和打骂,无奈辍学,还要每天早出晚归,挑起家庭的生活负担,因为爸爸已经被停止发工资了。我要卖苦力为家赚一点钱,维持生活。我唯一的安慰和精神支柱就是在心里默默的说:“主啊!主啊!”“主啊!救救我吧!”其他的我不会。再就是爸爸的坚强和乐观:孩子,不要怕!妈妈的简单祷告:“主啊!”“上帝啊!”“我信耶稣!”

在那特殊的年代,在那基督教和其他信仰都处于低谷、被打压的年代,我年少,不真正的懂信仰,但是主也在我的心中。我心中的主就是在苦难的时候在心里默默地求告,正如经上说的:“敬畏耶和华的,大有倚靠,他的儿女,也有避难所。”(箴言 14:26 )少年的我,“信仰”就是这样的,谈不上真正的信仰。虽是不深刻的、不十分清晰的,但知道有主、有上帝、有十字架、有耶稣教,经常默念主,就感觉心中有了倚靠,得到安慰和抚慰。对我后来的受洗归主、有了坚定的信仰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影响我的一生。说也奇异,我后来毅然的来到教堂、听道,仅仅一个月,我没有经过培训,发的小册子我也没有看(罪过!),考道的时候回答信仰的基本问题,我居然毫不犹豫、不假思索,都回答正确,一次合格。其实当时我头脑中一片空白,就好像有人或有股力量在叫我这么回答似的,比如考问我使徒信经,我也没有背诵过呀!这应该是与少年时代主在心中不无关系,更是主赐奇异恩典拣选了我!感谢主!

从中我们可以领悟到:一个人的信仰,真的应该从小抓起;信徒家庭的影响、父母长辈的言传身教,至关重要。

难忘慈母信耶稣,潜移默化在当初。
少年心中也有主,日后信主归基督。

亲爱的读者,愿上帝赐福与我们同在!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特约撰稿人,系本人信主见证。)

相关新闻

巴珊山夜话(19):基督徒只能读圣经?

我们有的信徒和传道人每个月要读十几本书,包含的面也挺广泛。这也是为什么有的传道人和信徒“知道的多”,证道讲得好的一个原因。他们把读书与信仰结合,把知识为神所用、为传福音所用。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