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见证故事  >  正文

​涌——献给我的教会、我的圣诗班

1/4
  • 1

    1

  • 2

    2

  • 3

    3

  • 4

    4

献 辞

“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约7:38)

“耶和华已经安慰锡安和锡安一切的荒场,使旷野像伊甸,使沙漠像耶和华的园囿;在其中必有欢喜、快乐、感谢和歌唱的声音。” ——(赛51:3)

1、分水岭与楼梯蹬

一个冰雪融化后仍然泥泞的早春,让人觉得整个城市都无所事事的上午,我只身走进一所1936年建造的哥特式的礼拜堂,屈膝受洗归入基督。

当时没有朋友在我身边,我的亲人也均不知晓,更无人向我祝贺。走出礼拜堂没有阳光,清冷的氛围像平日一样漠然真实毫无色彩。但我的内心深处却有一股按捺不住的热流,如蓬勃的春天进入了我生命的空旷,悄然开始了势不可挡的变化。那是1990年3月31日的上午,现在方知那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分水岭。

幸有一张照片(附后),记录了在我生命里具非凡意义的时刻。照片里所有刚刚接受洗礼的人都站在礼拜堂院子里的楼梯上合影留念,我挤在最后勉强露出我的脸,前后左右几乎均是没有什么文化的弟兄姊妹,我虽已近不惑之年居然是最年轻的一个。但照片里不知为什么,几乎每个人的表情都好像正行进在队伍的行列中,有一种凝重和肃穆。也许那仅仅是我个人的感觉,但无论如何这是一张与我以往绝不相同的合影,因为这里没有势力、没有学历或身份地位的区分,完全在另一种取向和趋势里。从此我再没有离开过我的教会,与其说从那时候我踏进了辉煌的生命殿堂,不如说那一天我如浪子般被天上的父抱在怀中!

2.jpg

我的信仰就是坐在这个窗下的楼梯橙上开始的,由于政治风云的动荡被关门30年的基督教会忽然人满为患,蹲坐在这楼梯橙上的个中滋味难以言宣。那里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从未经历过的心灵诚实和敬虔的属灵氛围,不在其中永远不会理解,那时候卑微无望、贫穷饥渴如同到处漂泊的浪子,无处安歇的心灵忽然有了温暖和归宿!那是一个新生命的黎明!

几年之后才理解了这件事发生的原因,在这楼梯橙上我经历了圣灵里的重生,即一个卑微的人经历了与至高者的关系,因这关系而涌起了无限的喜乐,这种喜乐似乎是意识到了某种超然的不能更改的人生定位!从此开启了属灵的思维。我也忽然变的心平气和,告别了自以为忧国忧民的愤愤不平,没有了苦毒或怨尤,只剩下无尽的愧疚,好像重新看见天的蔚蓝和人的尊严!以至多年后还时常魂归梦绕地回到这里,看一看那冰冷的无人注意的楼梯橙,再回到起初的绝望和无能为力之中,似乎只有在这里才能清醒完整的校对自己重新得力,我常常思想为什么能坐在这里?若从永恒中看这一瞬间,那是何等奇妙的恩典呀!因为在那被踩踏的楼梯橙上改变了我生命的源头和方向。

2、瓦器的标记

其实那只是一个美好的开始,最早意识到这分水岭的奇妙,是自我的深处涌出抑制不住的歌唱。而此前歌唱与我格格不入,现在想来生命里没有歌声是很可怕的一件事,等于人生没有喜乐、没有目标、没有希望!虽如枯木发芽似有一种时间的错位感,但正表达出扭曲的心灵要歌唱的强烈愿望,仿佛多年的冰冻忽然融化,又如火山之喷发不能遏制!虽然当时的体态表情、内心世界还远远没有做好准备,与所要表达的难以谐调,但无法阻挡心底之涌流。这可能是真正的音乐之由来!从内心由衷的发出感叹和赞美,三十余年胸如块垒一旦涌流一发不可收,永远忘不了那个傍晚从礼拜堂练诗后路过一个空旷无人的广场,在路灯下流连忘返不唱不行,于是这一唱竟唱过了春夏秋冬、唱过了不惑之年,转瞬之间唱过了花甲且将唱尽古稀,直到在永恒里与主面对面也不会止息!

这让我深深的领会了耶稣说的话“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 我所涌流的是一种自上而来的浇灌,是生机盎然的新生命,是从生命的源头涌流出的活水的江河,一直流到永生,岂能遏制!

圣经上记载了少年大卫被膏立之后,第一份工作是用音乐去平静扫罗混乱的思维与情绪,是从混乱中建立次序,音乐带来节奏、和谐与优美,促成内在的和谐,被称为‘王者的工作’。(1)难怪我所颂唱的《赞美诗》从里到外颠覆了我的世界观和价值观!那歌声清爽、温柔、镇静,超越混浊的世界冲破意识形态的束缚,让人得到属天的释放和自由。现在想来那让我安静降服下来的楼梯橙和那不能遏制的歌唱,竟是那至高者在我个人生命中工作的记号!是基督已住在我这瓦器里的荣耀标记!

3、涌之序曲

人是充满情感和记忆的受造者,在任何处境面前思想与心绪总是相依并存,似隐约的背景音乐如影随形。因此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非同寻常的感动或难以忘怀的感端,都将在潜意识里不知不觉的铺展着心历路程,并构建各自独有的人格。

多年之后才意识到我的几次人生坎坷,心灵的冲撞都如同被抚动了同一根自己不能触摸的心弦——家。

家是人生的起点与归宿,当我第一次被迫离开含辛茹苦生我养我的母亲,我竟暗然地意识到家在我心灵上的幻灭和破碎,后来果然在事实上母亲就是在那一刻永远的失去了我这个不肖子孙。

一个偶然的机会回家看到久别的母亲,我竟抑制不住的泣不成声,那可能是我平生的第一次哭泣,但绝非单单是儿女情长的脆弱,而是一个心灵的纯粹和良知经过无形的摧残和挣扎忽然释怀,那种委屈和压抑只有在最亲的人面前才暴露无遗,涕零之后的清醒和痛苦是从此告别天性的幼稚和单纯,开始了歧途的从容和刚硬。

另一次是在接受再教育的大背景下又身陷囹圄,狱中读红旗杂志里鲁迅的文章:西方的教育是培养狮子老虎式的教育,而国人几千年的文化是培养奴隶和奴才,敏感如惊弓之下的心灵忽然被这位民族之魂深深的刺痛,但不是自私狭隘的悲痛,而是为一个族群一种文化的潸然,眼泪可能开始于深处的苦涩或无助,逐渐的变成一种超脱和释然,忽然涌动的又像是从未有过的宽阔和高尚,没有沮丧只有热流,于是眼泪没有了任何意义。

最痛的一次是几年之后冤狱得释重获自由,回到家看见母亲蓬乱的白发和憔悴的面容,每一道如刀刻般的皱纹都与我有千丝万缕的纠葛。忽然,那久别回家的渴望立刻烟消云散,这里似乎不是我应该回来的地方,那个关押我的地方倒是我恰如其分地所在。在一个被迫的处境尚可回避那无能为力的愧疚,此刻我竟再也回不去心目中的家。母亲虽然近在咫尺却如咫尺天涯,家的美丽忽然幻灭,我丝毫也没有获释的舒畅,反却感到一种更大的压抑和窒息。心里一痛,是一个无家可归的罪人、有家难归之痛!

4、低泣而高歌

那时候没有方向、没有身份感、所有的门向我关闭,没有认同不能融入。然而这极其落魄的状态,在我的心路历程里只是渐进的序曲和铺陈——

“分水岭”之后,我的内在由寒转暖,记得一次在北大荒的火车站经历的彻骨严寒,那是没有前途却要前行的心之寒冷。如今却越是寒冷越知何为温暖!因此彻骨之寒不是奈何不得的天气,而是人生失去目标和意义,如今已瞥见永恒豁然开朗,清楚自己从何而来向何处而去!因此难以接受的任何环境也会变为稍纵即逝的美丽,值得珍惜!

40岁偶然有了学习的机会,且是我正渴望的圣乐基本知识的课程,于是以奉献的心投入,并从容懵懂地接受训练和示范,咽音、鼻音、摸耳朵、听后面、想到、听见、看见……年轻的教师不厌其烦的讲解,还藉我鼓励别人说“我比他还笨”可见我之愚钝和笨拙,但我丝毫不以为耻却深感虽笨尤荣,谁能晓得我当时的心境,不惑之年重回童稚(除阶级斗争之外)从未接触过如此美的训练,是在恩典里一种新生命的领受!

不久当我能站在礼拜堂的圣诗班里第一次高歌赞美的时候,诸多的第一次铸就了我的生命,听见众心灵发出的和声共鸣,竟让我热泪横流如被洗心革面。幻灭的家重新出现且犹然升华,有一种神圣的归属感,我进入了永恒神的家,是神所启示的真正意义的家,被拥抱在祂爱子责任与尊重的国度里,因此在神及肢体面前的泣不成声也成为蒙悦纳的赞美!

如此心灵的触摸仿佛“经过流泪谷,叫这谷变为源泉之地”(2)洗涤我生命的枯干,我的心岂能不涌动咏唱低泣而高歌!

我的冷漠与卑污离我而去,破碎的生命重新完整,时光的长河竟把我带回起初的美好,带回那未曾弯曲的单纯与热情,潜伏在人生道路上的“祸坑、淤泥”(3)羞辱与幻灭均焕然一新!“我在困苦中,你曾使我宽广——你使我的心快乐。”(4)什么也没有发生,心灵深处却起波澜, 那是庄严而亲切的临格!有人说常向神唱诗的人,乃是看见主的人!

5、涓涓细流

随着生命的成长明显的安慰可能视而不见,却以另一种方式平稳激情的继续流淌,生命的涌流不只是发出赞美和歌唱,是日常的生活姿态、是与人之交流的谈吐、是一言一行中流露出来的对爱、平安、喜乐和盼望的追求,是换了一种活法的生活方式,是黎明的祷告和晨读、是属灵的静思和默想。

“河流所到之处是源头无法可知的。耶稣说我们若领受了祂的丰盛,不管我们的生命多微小,也能像活水江河,造福地极。这涌流不是我们的功劳……不要让任何事物,使你与那最高的源头隔开。想想你里头孕育着何等光远而又具医治力的河流!神向我们敞开他奇妙的真理,每一个敞开处,都表示他要把江河更大的能力透过我们涌流,你若相信主耶稣,就必发现神正在你里面培育强而有力的水流,要成为别人的祝福。”(5)

神向我们敞开了真理之门!这涌流不是自得其乐,是圣徒相通,肢体的生命先沁入了你的心脾,是要藉着你流进他人的心田,甚至侵犯欺凌也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磨砺。清晨或傍晚当心灵平静安息的时候,生命里会自然出现淙淙的流淌如静静的小溪,滋润你似在与你交谈。

我认识的第一位牧者,是二十几岁就被按立的一位面带沧桑又热情洋溢的老人,他的最后一次礼拜证道是80年代末的一个复活节,他已身患重病,那是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复活清晨,我怀着渴慕的心倾听他的每一句话,他说“我没有坐过飞机,家里也没有电视机,没有许多人追求的所谓奢侈品,但在我的生命里却有一位复活的主,他与我同在一直服侍我引导我前行……”礼拜结束后他按着惯例站在教会门前与每一位信徒如同亲人般的握手,他的脸绽开极其和蔼的笑容,是那个年代我从未见过的的既平凡又超然的微笑,那微笑里分明有一种生命和思想的力量,似来自另一个时空,不属于这个世界,甚至比他精彩的证道更具魅力,凡认识他的信徒多年后还记得他那微笑所传达的爱和安慰。一个月之后的5月7日我参加了他的追思礼拜,但他那永恒里的微笑已沁入我心,至今清晰可见不能忘怀。而且我已经警觉在我的生命里是否也能涌流出这样的我所切慕的微笑?

多年后有机会去一个偏远的农村教会参加侍奉,一位热情纯朴的唱诗班的弟兄还在和我说着话,便把我放在一边激情澎湃地唱起来,而且一边唱一边走起步来,后来知道因圣诞将临一个赞美的节目由他领唱,他是在抓紧时间进入角色。他曾和我分享他第一次走进一个农民的家庭,就是这间教会的原形,死冷寒天屋里的炉子上烧着一桶豆浆,有人给他盛了满满一大缸子,他用原汁原味的东北大实话向我描述他信仰的第一感觉“弟兄,温暖啊!”他的一言难尽说的我热泪盈眶!

这一次他唱完之后又认真地告诉我“唱歌赞美是享受神,是一种无处可寻的平安和喜乐,是神给的快乐……”他这毫无掩饰的炙热直言,让我立刻想起一位很著名的布道家说的话“唱诗最大的结果、最奥妙的地方,是在暂时中享受永恒, 是一种超越时间的存在——是在暂时的框架里享受永恒的存在。”

让我极为感动的这位普通农民弟兄的认知直截了当,等于用最纯朴的语言诠释了最权威的神学概括。耶稣在荣进圣城时责备法利赛人“我告诉你们,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6)被造的目的和生命的价值就是要认识创造者并彰显祂的荣美,我们理当发出生命的欢呼!这位平凡的圣诗班肢体,是在基督里的灵魂甦醒,任何物质财富的追求和拥有都望尘莫及不能取代!

6、涌流不息

再美好的经历也是过去式,然而“祂使我口唱新歌”(7)神更新世界,更希望我们的生命更新,生命有所成长才有新的看见。我虽然是从木讷到歌唱,似从旷野蹒跚而来,而神赐给我的新一代是在赞美的新生命中走来,我的女儿至今还怀念小时候家里的歌声,在她信心最低潮的时候给她的服侍和希望,这活水的涌流无意中竟成为我家的无形资产至尊至贵。

仔细想来我所能唱的新歌首先是与神所赐的产业、我的女儿成为一个新的生命团契,小时候她在我的呵护之下,所见所闻多半由我而来,因此我的“分水岭”我的生命源头和方向,不只是个人的承载,而是由我而始一个家庭一个亲人群体的转承起合逐渐蜕变,我的生命虽已进入色彩斑斓的秋季,神却藉着新一代的眼睛向我敞开更广阔的天宇,无限丰盈而新颖 。生命的相通会抚平代沟的隔阂,而属灵的国度没有真正的代沟,只有前仆后继。历尽沧桑的磨难更有益于为新人的祈祷:不再蹒跚而行,要更坚定地追求那没有幻灭不能朽坏的永恒!愿神在我们后裔的生命里培育更强而有力的水流,成为自己和他人的祝福,生命的涌流永不止息 。

我与一位亲密的肢体在同一个教会同一个圣诗班成长侍奉20余年,他是这个团契的班长兼指挥,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各自为自己的追思礼拜准备好内心渴慕的赞美诗,届时请全体圣诗班同工,为我们的扬帆远航高歌赞美,我们仍然站在行列之中稍有不同的是位置的转换,是天上地下暂时和永恒之中超越时空的同声赞美四部和声!

我所渴慕已久的歌是《号筒吹响的时候》,以此歌为自己作追思礼拜是要最后宣告虽然离开这个世界但绝非走向死亡,而是面对一个全新生命的彼岸扬帆远航!因此大有喜乐充满希望,并有天使的欢呼如胜利的凯旋!歌中唱到:

主耶稣再临那日必要吹起号筒高声,
那永远光明清新美丽早晨,
凡世上得救的人必在那边一同相会,
在那边点名,我亦必在其内。
凡信主而死的人都必在那早晨复活,
大荣耀光辉灿烂何等快乐!
蒙拣选得胜的人都在天边一同相会
在那边点名,我亦必在其内。
在那边点名的时候,在那边点名的时候,
在那边点名的时候,在那边点名我亦必在其内。

尾声

再看我的涌流之初,我的“分水岭”、受洗时的凝重和肃穆, 方知我确是行进在与神的羔羊为伍的行列中……走在无限光明的取向和趋势里。与我的教会我的圣诗班“一同加入那‘需要穷尽毕生之力奋斗’的、在默想中看见的……行伍中,一起观看‘山丘如羊羔般踊跃’,听到‘树木拍掌’,警觉到无所不在的神……(8)

蒙如此恩典,岂能不内心涌动高歌赞美!————————————————————————

注:

   (1)引自毕德生《返朴归真的牧养艺术》。
   (2)引自圣经诗篇84:6。
   (3)引自圣经诗篇40:2。
   (4)引自圣经诗篇4:1、7
   (5)引自章伯斯《竭诚爱主》
   (6)引自圣经路加福音19:40。
   (7)引自圣经诗篇40:3
   (8)引自毕德生《返朴归真的牧养艺术》。

(作者现居哈尔滨,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曾发表作品《我的守望者》、《我的牧师传奇的爱情》等十余篇作品。)

相关新闻

作为神的仆人,他的心竟然这么硬!

今天我们透过约拿这个事情,也反思我们今天的基督徒,如果我们的生命里边,没有耶稣的心肠在我里面的话,我们作为一个宗教人的话,我们的心也会是这样的。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