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神学建设  >  正文

如何正确解释圣经及一些基本原则

如何正确解释圣经及一些基本原则

加尔文认为牧者的首要职责就是讲道,讲道应是聚会崇拜的重心。因为只有透过宣讲上帝的话语,信徒才能够明白上帝的心意。加尔文赞同马丁·路德的“人人皆祭司”的观点,他认为每个信徒都应与上帝建立个人的关系,每个信徒都有明白和认识圣经的权利。然而“信徒皆祭司”并非意味着我们可以随意的解释圣经而不受任何外在条件的限制。加尔文认为圣经作为上帝的话语,必须藉着圣灵的引导印证才能开启揭露,使人看到真理,因此讲道不单是牧者对圣经理解与体会的个人分享,更是上帝藉着牧者的口来说话,所以牧者的讲道必须受到上帝道的自身约束。

在本文中笔者就着如何正确地解释圣经、解经时应受到哪些条件的规范与约束谈谈自己的一些观点。

一、建立正确的圣经观

“圣经观”顾名思义就是对圣经的观点与看法。在谈如何解释圣经之前,我们必须先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正确地认识圣经,因为圣经正是我们解释的对象。所以,正确的释经观是建立在正确的圣经观的基础之上。

正统的基督教信仰认为圣经是上帝的话,是上帝所启示最高、无误的权威。透过圣经,我们可以认识上帝,因上帝在他的话语中向我们启示他自己。加尔文将圣经比喻为基督徒属灵的眼镜时说到:“就像那些年老昏花和视力很差的人,如果你给他们一本很有价值的书籍阅读,即使他们能认出是某人的作品,也很难辨认其中的字迹。但他们带上眼镜,就可以清楚地阅读;同样地,圣经使我们迟钝的心开窍,并使我们原先对神模糊的认识变得清晰,而能正确地认识独一真神。” 然而,我们知道拒绝圣经的权威性却是一个古老的现象,从伊甸园中撒旦引诱始祖怀疑神话语的可靠与真实性,直到近现代自由主义神学的泛滥,这一切都是源于对上帝话语权威性的反抗与不信。

曾经听说过,有神学院的老师在上课时告诉学生说,圣经不都是正确的,有的地方是错误的。毫无疑问,这些人是受了新派神学的影响。宋尚节博士在美国读神学时,曾深受新派神学的毒害。宋博士在后来的进道中痛斥新派神学,他说,新派神学正在毁掉很多人的信仰。

为什么新派神学会给教会带来那么大的危害呢?因为它是隐藏在教会的内部,貌似基督教,其实却不是,这种鱼目混珠的方法迷惑了很多人,这正是撒旦的诡计。很多所谓的基督教人士也都是受了新派神学的影响。何为“新派神学”?就是不同于传统基督教对圣经的解释。追根溯源,新派神学源于18世纪。德国神学家士来·马赫是第一位自由派神学家、第一位新派神学家、第一位不以相信圣经是神的话作为出发点的神学家。士来·马赫写了一本很有名的书叫《论宗教对藐视宗教的知识份子的演讲》,他想要维护神学具有科学性和学术性。因此,在书中,他就介绍了一个新的方法,他认为人的宗教感觉与意识才是神学的出发点。所以,士来·马赫就以人的主观宗教经验代替了神的客观启示,圣经的可靠性受到怀疑。

继士来·马赫之后,第二位重要的自由派神学家是尼布尔。尼布尔发展出一套以人为中心的人本自由主义神学。尼布尔的思想影响到了布尔·特曼。布尔·特曼认为第一世纪的教会是使用神话的词汇来表达他们的信仰,他否定了圣经中所记载的神迹的真实性,认为那些只是神话而已。1941年布尔·特曼发表了一篇很有名的论文《新约和神话》。在文中,他主张解释圣经的人第一个责任是辨认圣经中某一段经文是否带有神话的性质,因为神话是不能为现代人所相信的。 卡尔·巴特是布尔·特曼的学生,巴特的思想不同于他的老师,他又自创了一门“新正统神学”,虽然巴特的神学对二十世纪的西方神学影响很大,但究其思想仍是属于自由主义神学。巴特认为,圣经并不是来自上帝直接的启示,直接的上帝的话语。圣经乃是启示的记录和见证。圣经并不是直接的神的话语。所谓圣经是神的话语乃是间接的说法,因为圣经含有对过去启示具有规范的作用的见证,也含有对未来启示的应许。圣经对启示的见证是可靠的,但并非没有错误。虽然人可以毫无错误地经验到启示,但是他绝对无法把它纯净地传达出来。经过了媒介的棱镜,启示永远是破碎的、扭曲的。因此,圣经虽然是启示的记录,却永远无法成为神直接的启示,也无法纯净地传达这个启示。 一言概之,巴特认为圣经不是上帝的启示而是上帝启示的有错误的记录。

以上,讲到了那些错误的圣经观,很显然,如果我们是持有错误的圣经观的话,我们是不可能传讲出忠于圣经本身、合乎上帝心意的信息。我们首要的是建立正确的圣经观——圣经是上帝的启示,是最高、无误的权威,也是我们每一个人行事生活的准则。

二、找出圣经作者的原意

我们在谈过建立正确的圣经观之后,要讲如何解释圣经。在解释圣经的过程中,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找出圣经作者的原意,即让经文本身向我们说话。那么,我们如何找出圣经作者的原意呢?我认为需要注意以下4点:

1、联系上文下理

“上文下理”是解经原则中最重要的原则,许多其它的解经原则,都追随着它。上文下理是掌握经文信息的重要关键。顾名思义,“上文下理”有“上文”与“下文”,它提供了作者思路的连贯性,使人容易掌握经文的中心。米高逊在他的《圣经解释》一书中这样强调“上文下理”对解经的重要性:上文下理的原则非常重要,因为人的思想通常是用一连串的观念来表达的。当然作者有时会从原有的信息中做出意外的转移,又有时会将思想毫不严谨地放在一个主题之下;但无论观念是在紧密的逻辑思维串连下出现,抑或是藉着重复的句子而发展,经文中一字一句的意义经常都是受前后文所限制。

我们在引用圣经的某节某句时,应注意这样的引用有一个限度和约束,就是不能违背上文下理的意义,不能背离经文本身的意思。说得小一点,每句、每节、每章都有其上下文;看得大一点,每卷都有其上下文,旧约与新约就是上文与下文。我们只有联系经文上下文的意思,研读、分析、体会,才能领悟真正的意义。对经文断章取义的理解是非常危险的,异端常扭曲圣经的原意,曲解圣经来附和他们错谬的教训。

2、注重历史背景

圣经是人被圣灵感动所写下来的作品,因此每段经文都是作者在某一个时代对指定的读者所传递的信息,故此我们需要了解作者所处时代的历史与文化的背景。举一例说明: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6章20节说:“众弟兄都问你们安,你们要亲嘴问安,彼此务要圣洁。”这里的“亲嘴问安”是当时哥林多地方的风俗习惯,且是弟兄和弟兄,姐妹和姐妹。保罗在这里所强调的是“彼此务要圣洁。”如果我们不结合历史的背景来解释,而将保罗的话一字不漏地搬到现今我们的教会,那会闹出笑话来的。

上帝是掌管历史的上帝,而我们却是历史长路上某一特定阶段的人。因此,我们要注意圣经的历史背景的重要性,从不同的时代背景看出上帝的旨意、计划和引导来。

3、运用实义解释

实义解经就是按照圣经文字语句最自然、最正常、最通用的意义去解释经文。实义解经可分为两个方面:

(1)普遍性的实义就是经文最正常、最自然的解释。

(2)象征性的实义是承认经文中包含某些象征性的用法,必须循着正确的途径将它们化解,所得到的意义仍是实义解经的一部分。

实义解经是解释经文最安全、稳妥,也是最基本与首要的解释圣经的方法。

4、采取以经解经

加尔文说:“解释圣经者的第一要务是听圣经作者所要说的话,而不是把自己意思加给读者,借用他的口说出来。”“以经解经”的原则使加尔文强烈主张,研究圣经者必须使用方法、语言学作经文释义,必须研究上下文,必须把论及统一题目的各经文互相加以比较。 “以经解经”的两个“经”字有不同的意义,前者指整本圣经,后者是指某段经文。以经解经法是引用或参照圣经其它的经文来解释同类主题的经文,借此比较会映衬出某项真理的全面性教导。以经解经有两点重要性:

(1)借着以经解经,解经者高举圣经的合一性。因为圣经的信息合一与和谐,经文就可以彼此对照、互为补充。

(2)以经解经使人对圣经的真理有较全面的了解。

圣经的特点就是它能自己解释自己,圣经中的许多字词与象征,圣经本身已有解释了。我们用圣经已有的解释来讲解经文是稳妥与可靠的方法,用神自己的话语来解释神所说的话,正如保罗所说:“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林前2:13)。

三、圣经可以针对处境具体地向我们说话

我们已经说过了如何找出圣经的原意,即向会众传讲经文本身的含义。但是,仅仅是解释出经文的原意是远远不够的。柴培尔在他的《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一书中说:

所有从事释经讲道的传道人,我们在属灵深处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大家都本能地认为,圣经可以对我们生命中最深的需要说话,且能真正满足这些需要。

释经讲道者与每星期都坐在他们面前的会众都相信,他们可以在圣经中挖宝,由其中寻得神的智慧和大能,来供应自己每天生活的需要。身为释经讲道者,我们的目标就是在每个主日不断地向会众传讲神针对我们日常生活之需要所说的话,来帮助信徒对神的话语继续有信心

释经讲道的这个目标也提醒我们,绝大多数的听众不需要、也不希望听一篇仅仅在重复圣经史实的讲章。他们希望听的,是如何将圣经的资讯应用在他们的日常生活里。释经讲道并不只是要求讲道者讲解圣经在说什么,它更要求讲道者能讲解圣经对于今天的我们有什么意义。一篇健全的讲章,其应用部分有诠释经文的部分同样重要。

我很赞同柴培尔的话,因为在我们日常的讲道中,我们常是只停留在解释出圣经的原意这一步,而对于如何应用在日常生活中则讲的很少,或是略提而过。现代释经讲道之父约翰·布罗德斯在他的经典作品《讲章的预备与传讲》一书中,针对释经讲道给出这样的结论:“讲章的应用部分不是对经文讨论的一个附带或附属部分,而是它的主要部分。”对约翰·布罗德斯来说,释经者的主要职责是劝勉神的子民去应用圣经所揭示的真理,因为这才是神赐下他话语的目的。

中世纪兴起的神秘主义或敬虔派在解释圣经时,强调圣经对人的造就功用,其解释的目的就使信徒的属灵生命成长。 敬虔主义有很大地影响,如:清教徒、约翰·卫斯理、爱德华兹等,他们是特别强调研究圣经以供灵修、实际生活和造就自己灵命的人。当然,他们的讲道也极具有感染力。

敬虔派的解经有陷入灵意解经的危险,但是我们却不可因噎废食。在解经时,首先找出经文的原意,然后,在不违背经文原意的基础之上,用祷告的心求圣灵光照出上帝要藉着某段经文向今天处在具体环境中的我们说怎样的话,使我们可以得着上帝具体而又个人的引导,这是需要我们努力追求的。诚如有位神的仆人所说“经句显出灵意,心灵受到灵感。”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一名神学生。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浅析《以弗所书》中的基督论

美国新约学者J.格雷山姆·梅琴(J.Gresham Machen)指出“《以弗所书》的主题乃是普世的基督教会,乃是这教会之神圣根源与神圣旨归。”使徒保罗在本书信中特别提到,对教会的认识并非就教会论教会,而乃是和教会的建立者与维护者——基督连起来进行认识的。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如何正确解释圣经及一些基本原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