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精美短文  >  正文

福音小说:青年、赌徒与困兽

青年,二十多岁的年纪,清秀的脸庞,眉宇间透露一股英气。但,你看此时的青年,眼神黯淡,神情漠然,似一朵凋零的路边小花。青年生病了,且病得十分严重。衰弱的身体,让他离开了工作岗位,躺在阴暗的病床。高昂的治疗费用,而父母都是农民,生活近似贫寒,这不得不使青年唱起一首悲凉的哀曲。病中的欢乐在哪里寻找?病中的信心从哪里寻觅?病中的意义又是什么?病中又如何找到生命的转机?青年在痛痛思索!

“我们已经尽力了,请接受现实的残酷,继续在心底保存可能还有奇迹的理想!”这是青年的主治医师曾对他说起的与死亡有关的话题。这是一位善良的医生,语气委婉,亦掩映一种哲学的深邃。医生的温柔安慰转瞬即逝,几分钟后,医生又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留下青年一个人在医院的长廊里彷徨。二十多岁,就要经历来自死亡的考验!青年是应该怨愤,说上苍的残酷,还是应该悲怨,诉眼泪的凄美?

青年冷寂而无言。他沉静的来到卧室,用毛笔抄写古典诗词。他又来到河边,用右手抚摸杨柳垂下的那一缕嫩绿的枝条。他又来到爷爷的房间,与早已耳聋眼花的爷爷相互凝望。青年在寻找什么?古典诗词有离别的情殇,杨柳枝叶有皈依土地的情愫,爷爷的眼睛是遥望天堂的点点朦胧。这是青年全部的心声吗?没有人知道,因为青年是沉默的,静寂无言,只有眼眸的丝丝忧郁。

青年提笔,苍劲有力;青年抚柳,无限柔情;青年凝望,泪光闪烁。这绝不是一个悲戚的青年,这也绝不是一个死寂的青年,他的内心必定存着燃烧的激情和柔软的情愫。亦或者,青年写诗,是为了在寂静中与古圣先贤对话。对话是活跃的,是激昂的,是能够碰撞出灿烂的思想之火花。青年抚柳,那是因为春天来了,他要寻找春天的印象。从杨柳枝条上延展的那一撮嫩芽,是如此青翠可人,正像生命冉冉升起的朝气。青年凝望,是要在爷爷的眼眸里寻找爷爷的青年时代的回忆,还要在爷爷的眼眸里寻找自己童年光阴的闲趣。因为,这两段珍贵的时光,只有爷爷的眼眸是全程见证。爷爷眼眸颜色昏迷,但是内容深奥,足以容得下青年全部的遐想与感叹。

死亡离青年很近,但是青春的畅想与信心也是那么亲密的与青年同行。青年想:大概在天堂迎接我的也是一个年轻的有活力的天使吧。因为上帝是不会让我遇见苍老的。再说,在天堂,所有的天使都是年轻貌美,且是满眼带笑。而唯一有着苍老颜容的只有上帝。哦,上帝,他那一副苍老的面容,满是忧戚的泪水啊,直流到双手的钉痕上。

是的,青年还没有到坠入深渊的境地,因为他还有上帝。信靠上帝是在生病以后,在自己身体健康时他是不愿意寻求上帝的,因为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自己很能干,不需要上帝的帮助。如今,在病床上,他觉得自己气力衰微、毫无能力,所以才愿意去向上帝祈祷,寻求上帝的怜悯与帮助。在病中信仰上帝,让青年思考了很多,也看清了许多问题。现在,青年不但慢慢接受自己的病态,因为圣经真理告诉他:“患难是化妆的祝福,有神的美意在其中。”他也不再羡慕别人的财富与地位,而轻视自己的病弱之体,因为圣经的真理告诉他:“人生的意义不在于积累财富,而在于为主而活、荣耀上帝、见证福音。而自己的生病,正好让自己可以一心一意依靠上帝,并在上帝那里支取属灵的力量。”

邻居张远——赌徒、酒鬼、恶人养了一只小狗,名叫欢欢。欢欢从一出生就用铁链锁着,一直生存在囚禁的状态。这是一只困兽,困兽有困兽的容颜。你看它面露凶相,性情狂躁,眼眸里充满怨愤之色。蠢蠢欲动中,一股要冲天入地的气焰。可是,一根锁链的牢固,决定了它牢笼一生的命运。它身旁的小狗们,个个欢跃,自由的在大地上奔跑驰骋,眼里也流露出无比温柔的缠绵。这种温柔之光,与欢欢眼里的怨愤之色,形成鲜明的对比。也许,自由!不仅仅是属于人类的专属福利!

青年在关注欢欢以后,曾经苦苦劝说邻居张远还欢欢自由,可是张远固执,青年的努力无济于事。只有那回眸一望的点点怜悯之光投射在欢欢的眼中,这是他作为基督徒唯一能做的努力。欢欢懂吗?懂那一抹眼神的柔软吗?不过,在青年靠近欢欢时,它也不是那么凶悍,也不会拼命狂吠了,只是有了更多的柔和与温顺。是的,小狗也能感受绵绵温情,因为小狗通人性,也有其特别的灵性。欢欢依然忠诚,依然在主人家里尽忠职守。是小狗不懂得尊严之说吗?是小狗不知道抗争的道理吗?可是,小狗永远有它的顺服卑微之态,无论是善主还是恶主,都能赢得一条小狗的坚贞相守。这是人类的讽刺,亦是小狗的悲哀!邻居张远是一个赌徒,道德败坏,无恶不作。青年知道他无法懂得对小狗的人道主义同情,所以他也放弃了无谓的劝说,换作默默的等候。

有一天,小狗欢欢颈项上的铁链忽然松开。那时,邻居农夫的蚕房里飞出一只蚕蛾,似彩蝶一样在高空飞舞。只见欢欢发疯似地追着蚕蛾,蚕蛾慌忙逃窜。青年心急如焚,他生怕小狗追上蚕蛾,给予致命的攻击。因为小狗是那么凶神恶煞,而蚕蛾是那么楚楚可怜。

唯有老农夫镇定自若,难道他不担心蚕蛾的生命吗?

“蚕蛾啊蚕蛾,为何逃窜?你永远在天空,小狗永远在地上。小狗就算跑上十万八千里,他能到达的只有海边,小溪旁,大山脚下。而屋顶之上,彩云之巅,那些蔚蓝天空的领域,小狗将无法触碰。”这是老农夫对蚕蛾的默示。

是的,小狗在地上的奔跑永远也追不上蚕蛾飞翔的足迹。所以,蚕蛾,你为何惊慌。听到主人的启示,蚕蛾停留在一个高高的草垛上面,静静地听小狗欢欢那疯狂的犬吠。老农民的一句话,似乎蚕蛾已经听懂了,只见它恢复镇定,落在高处静静地望着小狗。

小狗欢欢被主人张远逮到,又被铁链紧紧捆索。青年走过去,用双手轻轻抚摸欢欢的头。青年的双手带着温和的热度,小狗那一双焦躁愤怒的眼睛,也在抚摸之中渐渐恢复了平静。青年和小狗,同时用柔和的目光仰望天空,看一只蚕蛾在油菜花丛中翩翩起舞。此时的小狗欢欢再看蚕蛾,已经没有了歇斯底里,更多的是一种平淡与坦然。也许,被困的小狗需要的正是青年基督徒这一双带有温度的手的抚摸。

青年,作为基督徒,他对于小狗欢欢有着永远的同情与怜惜,因为耶稣之爱已经让他的心变得很柔软、很柔软。而对于邻居张远,他现在似乎也没有了恨意,有的只是深深的怜悯之情。因为他始终记得圣经上的一句话:“太阳,照耀好人,也照耀歹人;天空,降雨给义人,也降雨给不义的人。”而当年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也曾向天父呼唤:“主啊,饶恕他们,因为他们做的自己不晓得。”而上主的这句话今天也同样对张远——一个凶恶的赌徒如是说。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福音小说:牧师的选择

他曾是一个坏人,作恶多端,恶贯满盈,如今已经被收押在监牢,且是死刑。这就是善恶因果的规则吗?这就是轮回世界的讽刺吗?恶之终极,即使唤苍天,苍天也无言;喊大地,大地也只是给你一叶落花的飘逝。他在监牢彻底沉默了!梦,是否能引起一个浪子的忏悔?夜,是否还能想起家乡桂花树的摇曳?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