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点滴生活见证主爱

我们经常会碰到抵制灵恩派的文章,信徒之间也会有争论。当然,这样那样的争论总不会断绝,神的话语和工作也会一直在我们的生命中得胜。但我还是心有所感,要在此挑选几个相对简短的见证,述说又真又活之的上帝在我身上的奇妙作为,回应“教会不再有神迹”的论调。在爱里说诚实话:我不是灵恩派,也不有意鼓吹神秘主义,更不为灵恩派的错误辩护,我只就事论事。

见证一:是在我初信的阶段。当时我的未来岳母得知我和她女儿在谈朋友,很不放心,就赶赴上海来考察我,可能也是担心我和女友有未婚同居的罪。由于正赶上暑假,所以我女友的弟弟也陪同一起来到了上海。岳母一到上海,就积极地托人介绍,带领我和女友以及她弟弟去一个聚会点聚会。那段时间我的表现很差,对信仰充满了无知,常常会提一些比较困惑的问题,比如参孙这样的人为什么能成为上帝的仆人;有次我还天真而自以为玄奥地说,“我不用学那么多赞美诗,只会唱一首就够了”;也几次顶撞岳母,记得有次她提醒我和女友不要吵架,我说“吵架才感情好呢”。总之,我那时的生命状态真是可怜!就算常常去聚会,也是懵懂的很。(大概一年多以后,我回到家乡,在岳母家那里的教会见到弟兄姐妹,一位姐妹当着我岳母的面说我“看起来也不像假基督徒啊”,可见当初我在岳母心中的印象。)

过了一段时间,妻弟假期结束,要回去上学了。本来要跟我岳母一起回去的,但她还是不放心,打算继续留一段时间。于是只有妻弟买了火车票,要在两天后起程。但就在第二天,我们去聚会回来的路上,又因我说了一句什么话,让我岳母非常难过,她深深地为女儿忧伤,就在路边忍不住蹲下来哭了。我们都很难过,我女友也陪着一起哭。当时我岳母就决定,还是跟儿子一起离开上海。心情沉重的我在下午赶紧骑车前往火车站去买票,但是到了那里,票已经卖完了,连站票都没有。我在售票厅里徘徊了很久,有几个票贩子搭讪,但连他们也没有这趟车的票,高价都没有。我出来骑着车子往回走,心里空空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去面对她们,心里也在喊主问,我该怎么办呢?想来想去,还是又骑车回到了火车站售票点,再次去窗口问询。感谢主,这次售票员说很巧,刚刚有人退了一张这个车次的票。我当时就高兴坏了,赶紧掏钱买票。回到家里,拿出票来,发现一件更让人高兴的事,这张票与前一天妻弟买的票是连号,座位在一起。

见证二:是我和妻子在蒙古服侍期间发生的事。我们刚刚在那里工作了一年,春节快到了,弟兄们决定让我们回家探亲。那时我岳父母在深圳做小生意,所以我们的行程是去深圳。临行前一位外国弟兄交给我们俩一封信和一小包东西,他说让我们转交给以前曾经同工过的一位年长的姐妹,她在深圳。但他只是听说那位姐妹在深圳,连地址电话都没有。我当时就在想,这弟兄以为深圳有多小啊,大海捞针呀!不过他说只管带上,碰见了就转交,碰不见也没关系。好吧,我们就带上了这些东西,起程回去。(注:现在回想,可能是因为弟兄们常年待在蒙古,难得有人去中国,可以帮忙带东西,所以只管交给我试试看了。这位弟兄对接下来我要讲的事情并没有预见,他也不是一个看重或追求神迹的人,而是强烈的理性主义者。)到达深圳一周多,我们小夫妻玩的很开心,不过心里还是惦记着那位弟兄交托的事情。我们请岳母帮忙查问,因为她无论到哪里,都与当地教会很熟;但一直也没有问到相关的信息。周日聚会的时候,我们来到一个聚会的地方,开始时大家在唱诗,那里用的“我心旋律”的诗歌本,是自行印刷装订的,好像里面也有迦南诗歌。我和妻子坐在后排正喜乐地唱诗,我偶然一回头,似乎看见一个熟人,转过来又忍不住回头了一下,咦,似乎是我们要找的那位姐妹。我碰碰妻子,她也回头看,果然正是那位姐妹。当时我们很激动,简单打了招呼,她见到我们也很激动。聚会结束后我们一起交谈,她说自己一直在关外上班,这次到关内办事,有人带她来聚会,她也是头一次来这个地方。真是奇妙啊!不过当时我们心里只是稀奇了一下,更多的是彼此为意外的相见而快乐,她听到那位弟兄让我们带给她信件和东西,很高兴有人还记念着她。那天她带我们出去逛了一下午,然后才彼此告别。

见证三:发生在我们后来一次回去探亲期间。那年我回到老家,一到家就发现我妈妈眼睛下面有一个很大的黑瘤,以前她脸上没有这个东西的。我就问我妈妈是怎么回事,她先是问我是不是很丑,又掉了眼泪说很害怕,长了这个瘤子好几个月了。我问她怎么没去医院看看,她说不敢去;又问我爸爸,他说我妈害怕,执意不去。我当时生命幼小,加上心疼妈妈,看着她愁苦的样子,不由自主就抱怨我的父亲,说我妈再害怕你也得带她去看看呀,明天我带她去医院。晚上吃饭的时候,没有看到父亲,我妈说他生气了,去找他小时候的好朋友聊天去了。那天晚上我祷告的时候心里异常难过,为自己的过失,也为妈妈的情况,也求主引导我该怎么做。因为如果我第二天执意带妈妈去城里看病,说不定会继续刺激到我父亲,也让妈妈担惊;但如果不去医院,这情况不能持续下去啊。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祷告后,洗漱了,去厨房看看妈妈。她正在烙馍,我们家用的是地火,需要时刻注意着柴草燃烧的情况续上柴草。我就蹲下来帮她填火,顺便跟她聊聊天。我刚填了一把火,火势有点太旺,说实在的,我的家务水平真不行,我妈妈低头帮我调整火势,这时她突然惊叫了一声,然后叫我看她脸上怎么了。她说有个东西从脸上掉下来了,我一看,她脸上那个黑瘤子不见了,大概掉到火堆里烧掉了。她用手一摸,果然没有了,只有一点点血迹。她就去屋里照镜子,原来有瘤子的地方只留下一个很浅的坑。感谢天父!祂怜悯我的妈妈,怜悯我,怜悯我的父亲,我们一家人。

见证四:最后要述说的是有一年我和妻子回上海,住在一位弟兄家里。愿主记念他们一家的爱心!记得那天可能是主日,上午他家里来了一位亲戚,后来他的父亲也来了。他父亲是一位老传道人,当天要到别的地方去传道,只是顺路到他家停留了一会儿。这位老弟兄对家人劝勉了一番,临走时又对我说“刘弟兄啊,这个家里已经停止聚会很久了,今天你要在这里帮助他们恢复聚会”,并特别交代我要给来的那位亲戚传福音。我非常汗颜,因为自己实在是初信的,虽然参与服侍了几年,但我圣经还没读完一遍,我的服侍也不是讲道。饭后,这位弟兄就提议让我带领聚会。他虽然因为做生意的原因,信仰上有些自卑退却,但很尊重父亲,也对弟兄姐妹很热诚,与我的关系也甚好。

他与妻兄一家同住一个大房子,所以那天聚集了一大家子。简短的唱诗后,我们轮流祷告。我一直紧张,心里不停打鼓,求主不要让我站起来讲,我想那位弟兄幼年时就在主内受了训练,无论在知识上还是生命经历上都远非我这个新人能比的,他讲多合适。但祷告后,那位弟兄的妻子说刘弟兄你开始讲吧,她说“神的话语一解开就发出亮光”,弟兄也催促我讲,说是那位亲戚也在,刚好都能听到神的话语。我大脑一片空白,只有不停地问主啊我能讲什么呢。但是那一刻,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我的手根本不受控制,拿起一本圣经就翻开了,指头精准到不用翻找,直接就是那一页,许多话语就出现在脑海中,是我从前不知道也没有想过的;然后又是直接的一页,不用翻找,许多话语出现在脑海中;再继续,再如此。感谢主,那天祂使用我,给那家的亲戚传讲了福音,也鼓励安慰了大家,更造就了我的生命,也让我一下子明白了福音,对整本圣经有了通透的认知。我想,我一生都不会忘记那个时刻。感谢天父!祂是又真又活的神,祂眷顾我们每个人的生命,知晓我们的软弱,引领我们一步步成长;祂喜悦我们单纯的信靠,是我们随时的帮助;祂行事奇妙。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