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你的邻舍在哪里?

彼此相爱
彼此相爱

为了能够更好地在一个幽静的环境里专心写作,今年三月我回到了老家。我的家乡在乡村,一望无垠的绿色麦苗,似碧波荡漾的大海。但,土地是永远的恒定,没有大海里的波涛涌流。所以,农民沉默是金,而渔民却漂流是情。也许,大海与土地真有血脉亲情,但其中渊源与纠葛,唯有土生土长的乡亲们才能解释一二。

我还是那么专心致志地探索写作的奥秘。但是,在黄昏时,我会走出家门,散步在田野深处。农人的田野,有着四方规矩和方圆法则。一道窄窄的长条田垄,就是界限,更是标尺。没有一个农民会跨越界限去侵占别人的田地,各自在自家的土地上耕耘收获。但是,垄沟里的水是共通的,流畅的。各家沟渠没有堵塞,都将通畅水流的便利留给别人的田地。所以,垄沟之水是如此自由,像一位天才使者,打开了农人之间沟通的桥梁。唯有天空飞翔的飞鸟,是散漫,随意,而没有规则。但是,它们是追随绿色而来。麦苗一片碧波荡漾,就是飞鸟眼中的神奇世界。农人将自己创造的绿色奇迹毫无保留地献给飞鸟。尽管,飞鸟会啄食成熟的麦粒,但,土地沉默,农人也漠视。是麦田的广袤给予飞鸟一片自由驰骋的天地,是农人的宽厚包容着飞鸟的调皮与贪婪。那是农民的智慧,也是农民对土地的信心。农人是深深地知道:土地广袤,可以养育一方百姓,也可以填饱飞鸟肚腹。对于飞鸟的馈赠,是农人的慷慨,亦是自然的施舍。

看,有一个农妇,来到了自己的田野。她神情憔悴,目光黯然,似乎是病弱在身。但是,她依然在卖力地侍弄着药箱。这是破口前的一次防虫害农药,十分关键。是的,即使生病,农妇也会倾力防治水稻病虫害。水稻的病虫害,在农妇眼中,就是自家的孩子生病了。自己生病和水稻生病,如若发生在同一时期,农妇们总是第一时间选择先去照顾秧苗,而且是毫不犹豫地决绝。

她是谁?这个农妇是谁?她眼角边上的那一抹鱼尾纹深浅沟壑,苦情点点,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她大概就是隔壁邻居。我早已熟悉了大都市里的关闭大门,自家事自家了的情景。但是,我知道,在乡村,邻居们交融贯通,众人可以形成一股水流,冲向同一个方向。虽然也有些矛盾,也有些争吵,但是邻居脸上的笑容与愁容却是每一个人都能辨别得清晰;而邻居面庞的阳光与阴暗,也是每一个人都能知道其中所蕴含的故事。

每一个生命个体,都有着不一样的生命历程。“啊,我的邻居,我认识你吗?我能清楚地叫出你的名字?我能清晰地了解你的生命经历吗?”这是此时的我对自己的发问。圣经中有一个关于好撒玛利亚人的故事,里面讲述了一个犹太人被人打伤,倒在血泊中。可是,祭司路过,只是望了一眼就匆匆离去。法利赛人路过,也只是看了一眼就急着赶路。唯有一位撒玛利亚人,以色列人眼中的劣等人,却是停下来为伤者缠裹伤口,还将其安置在客店,并付了房费。圣经上称这个人为好撒玛利亚人,一个“好”字体现了上帝对这个人的肯定与赞许。而犹太人自己的教师和祭司却是因为冷漠与自私而不顾同胞的痛苦,这就使得耶稣发出一声诘问:“谁才是这位受伤犹太人的真正的邻舍?”显然,不是祭司,也不是法利赛人,而是被犹太人称为“不堪的外邦人”的撒玛利亚人,因为只有他对伤者给予了真正的怜悯、关心与照顾。谁真正付出了爱心的实践,谁就是伤者真正的邻舍。

曾几何时,我们也会发誓:要跋山涉水去传福音,要历经艰辛去做爱心服侍的工作。可是,上帝的启示告诉我们:“你不爱身边具体的人,怎么能爱看不见的上帝呢?”所以,爱从身边开始,爱从自己的家开始,爱从最近的邻舍开始。“我的邻居是谁?我的邻居在哪里?”这是个多么熟悉的追问,因为是2000多年前的主耶稣发出的千古一问。邻居?谁才是我的邻居?像农妇、老者、病人这样卑微到尘埃里的邻舍,是否能引起你和我的关注呢?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