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少年之殇》连载二十六:问心解怨

编者按:这是一个伤害与被伤害、救赎与被救赎的连载见证故事。他是个九零后,他本该是上天的宠儿,但他的父亲慵懒好酒,母亲又整天忙的像个陀螺,他还有个娇纵跋扈的姐姐……

“穷养儿富养女”是他父母的口头禅,他和姐姐一起长大了,他姐被养成了刁蛮公主,他却像个落魄乞丐……终于,早已习惯了沉默的他,就在即将走出校园之际,他一声不响的实施了“报复”,他留给父母一道难解的谜题,他却带着答案一起消失了,他想要父母用一生来寻找答案,但很快他母亲找到了耶稣,于是,他在天堂欣慰的笑了……

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继续为您讲述《少年之殇》。

二十六 问心解怨

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太6:14-15

小莹母子一走,整个世界仿佛都安静下来了,这对我来说自然是份难得的清净,但对于姐姐却是未必。看她不再言语,并又看向了窗外那早已尘埃落定的地方,我就明白了:她现在是不想跟我有任何交流,她在回避什么、又在怨我什么,我也是了然于心。

想想,虽有点难过,但我也能理解。毕竟她自小就听不进去指摘之言,就连父母稍有微词,她都会闷头不语掉上许久的眼泪,她又怎愿听我说她的不是呢?再者,她外孙从一生下来就是她抱着的,我却执意撵走了她娘俩,她又怎能不怨我呢?而对此种种,她也只是不好说出口罢了。所以,她又逃避上了,归根结底她无法面对的还是自己的内心:这可叫我怎么是好呢?

我正在纠结间,他老叔却悄然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在他们这边,对于来串门的人向来是来不迎走不送,来者的出入也是向来不打招呼:而这总是让我觉得很突兀,但姐姐仿佛早已适应了这方的风俗,因而我这吓了一跳,她倒像没看见一样。

他老叔就像也被房间里这阴郁的气息感染了似的,低声问候了我姐两句便也沉默了下来。片刻之后,他又伤感地叹道:“哎,就这日子过的,真是哪也不如哪啊!”叹罢,他便转身出去了。

我看得出,他这一声叹息里,充满了同情和无奈。不想,他刚走,姐姐就猛然大哭道:“哎呀,我儿子没了,这可真是亲者痛仇者快呀!”

这一刻,我真是惊骇极了!我知道姐姐心里满了苦毒,可我却没想到她竟严重到了这等地步!我不禁惊道:“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呀?你不会以为,他这是在看你笑话吧?姐,你可别忘了,他的儿子不也没了?并且,他家小波跟咱鹏鹏还是同岁,可他八九岁时不就没了?而你和他又是同岁,你们可谓是同命相连,你想他又怎么可能看你笑话呢?”

“哎——可是,他们家可也真没少挤兑我呀……”姐姐委屈地哭着,并满心怨恨地对我细数着他家的条条罪状。这中包括他家何时昧过她家一个新筛子,又在她家院里停过多少年车等等;直说到现在,他家又是如何霸占着、如何糟蹋着她家那座紧邻他家的新房子。

我听着固然也是恼火,可我深知姐姐现在急需的是释怀,而不是助长她那仇恨的火焰。于是,我便在祈祷中开口道:“姐,他家做的一些事是挺过分的,可你家有事的时候,他不也没少帮你们吗?就现在,不也是他在帮你们装修房子呢吗?姐,我也不怕你不爱听,就姐夫那憷窝子样,你家但凡有个大事小情的,他哪次不是第一时间就去找他的呢?你想,就在你们这边,除了他还有谁能这么帮你们?”

姐姐收住了哭声并低下了头,说:“嗯,那倒也是。”

我继续说道:“这就是了嘛!毕竟人无完人,就是你我不也并非完美无缺的吗?那我们又凭什么要求别人是完美的呢?所以,我们不要总揪着别人的过错不放,总要多感恩别人对我们的好才是!因为,只有凡事感恩才是喜乐的源泉。姐,经上说: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所以,姐啊,神说是要我们宽恕他人,其实那还不是要我们放过自己吗?你想啊,就在你恨着人家的时候,人家谁知道你恨着他呢?还不是照样高高兴兴的过自己的日子嘛!而你的怨恨,除了让自己痛苦外又有什么意义呢?”

“妹呀,你说的我也能懂,我懂是懂,可让我做到就太难了啊!”

“姐,那是你认识的还不够深,所以你才觉得难。那么,你再想想,就是姐夫的亲兄弟又怎样?关键的时候,他们还不都是袖手旁观,可他们不也没少占你们便宜、不也没少挤兑你们吗?相比之下,他老叔跟我姐夫虽不是亲兄弟,可他对你们哪点不比姐夫的亲兄弟强啊?那你还想怎样呢?”

姐夫虽说有仨哥俩姐,但由于前面那仨和后面这仨并非一母所生,所以他们这六姊妹之间的关系,那也是剪不断理还乱,前面那仨之所以不赡养老爷子、也不管后面这仨的事,皆以不同母为由而拒绝伸手。反倒是他老叔小伟,他只是随母改嫁给了我姐夫的亲叔叔,所以他和我姐夫也只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叔伯兄弟,但他对我姐夫却远比他那些亲哥哥们强多了……所以,我越是细想,就越觉得姐姐这份怨恨可疑。

最终,在我的连番开解和追问下,姐姐终是忍不住再次哭道:“妹呀,你是不知道啊!我恨他们家人,那也不仅是因为这些事!”

“那是因为什么,你倒是说啊?”

“我不是怕你又说我嘛,所以我?”

“哎呀,没事啊,你就说吧!我就是说你不也都是为你好的吗?”

“那个,人家告诉我说:就在他家小波还小的时候,小伟他媳妇的娘家姐就给算过了,说那孩子是活不长的,所以他家小波没的时候,小伟他媳妇一点都没难过,那会我还挺纳闷的呢,感情人家早有心理准备了……可恨的是,他们那会给自己孩子算完后,他又抻茬给我儿子算来着……可是,他们一家子从来就没告诉过我,他们都跟别人说了也不告诉我,你说他们得有多可恨呀!你让我怎么能不恨他们呢!你说他们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我用得着他们给我儿子算嘛!你说他们算就算了,干嘛又不告诉我啊……”看她嚎啕大哭地说着怨着,我想这下可好了!她这满腔的怨恨总算是宣泄出来了,而我这心里的疑团也解开了。

我想了一想,说:“姐,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可这事你让人家怎么跟你说啊?别说是旁人了,就我不也没敢直说吗?我虽然没直说,但我不也一直提醒你吗?可你在乎过吗?现在这事是出了,你怨我们没说;可我们当初若这么说了,你还不得更恨我们啊?如今鹏鹏没了,你还不又得恨那是我们咒的啊!姐,你就自己的心性想想: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姐姐寻思了下,说:“嗯,你说的好像也是,反正我也说不过你。”

“看你这话说的,你要觉得你有理你就说嘛?”

姐姐闷着头低语道:“我没什么可说的。”

“姐,你知道你为什么总开心不起来吗?你知道你痛苦的根源在哪吗?”

她茫然地摇了摇头,说着不知道。

“姐,就比如,他们轮番在你家院里停车的事,你明明是不乐意的,可你就是忍着不说;又比如,老爷子在世时,你是把老爷子伺候的很好,也没谁不夸你孝顺,可我知道那也不是你心甘情愿的……姐,我说这些并不是想指责你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凡事,你若不是出于心甘情愿,那你还不如直接拒绝;否则,你付出的越多就越觉得痛苦、越是隐忍就越生怨恨,久而久之,你心里就满了怨毒,如此一来,你的心里就被愁苦和怨恨填满了,那你心里哪还有容纳快乐的位置啊?可你知不知道,人的情绪也是会传染的吗?喜乐的心情,就像阳光一样美好,它既能愉悦自己也能温暖他人;而负面的情绪,就像病毒一样,所到之处一片阴暗消极……姐,你再想想:就为了在人前那点可怜的面子,你长期的忍气吞声、委曲求全,转而你又把这无处发泄的满腔怨气,都毫无遮拦地发泄在了自家人身上,你觉得这真值得吗?”

“现在想想,确实是不值得。”

“或许,你觉得在自家人面前,是无需伪装也不必客气的。可是,姐,你错了,你真的错了!亲情,更需要去精心呵护,因为能够真正伤害到我们的,永远都是我们身边最近人和最信赖的人;家,在每个人的心中,它都该是最温馨的港湾,所以它不该是发泄怨气和倾倒心理垃圾的地方……”在我极富耐心的开解下,姐姐终是心服口服了。

尽管这过程是令我几度崩溃的,但见她那张苦大仇深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释然和平静之色,我却也深感欣慰。

第二天中午,西屋又闯进了个不速之客,那是个黑黑瘦瘦的、岁数不小但个头却很小的男人。他嘻皮笑脸的一边“老婶老婶”的高呼着,一边把拎来的水果放在了我姐旁边。他颇为闹腾地跟我姐那胡扯着,又是自称大侄子又说要给我姐当儿子什么的;再看我姐那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我也是深感蹊跷。我正胡思乱想着,我姐夫也走了进来,他一看见这人脸上竟也有了笑模样,接着他俩就热火朝天地瞎扯起来。

没一会,这人的儿子便来把他叫回家了。我就问姐夫:这人跟你们是什么关系?姐夫回道:“也没什么关系,就是一个村里的都是一个姓董,按辈分他是我们侄子辈的。”

“不是吧,我看你们的关系应该不一般呀?”

“咳,人家别人都嫌呼他,也就你姐给他个好脸,所以他就看你姐是个好人,他也就跟你姐亲,这不还老说要给你姐当儿子呢嘛!”

“我看他岁数比你们还大呢,他这话也真好意思说得出口?”

“咳,这不都是小辈闹大辈瞎胡闹嘛!”姐夫的解释并未让我信服,但我也不好再深问了。

晚上,这人又来了。我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他们逗闷子,但我心里仍是在寻思着: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又是什么把他们联系到一起的呢?这时,我就听那人嚷嚷了句“老婶呀,我又看好了几个六合彩的号,您了跟不跟了?跟多少的?”

什么?六合彩!这一刹那,我一下全都明白了,并惊了我个目瞪口呆!

姐姐慌乱的扫了我一眼,她满脸不自在地回着那人说:“我,我不跟了。”

“咋不跟了呢?老婶,您要没钱我先给您垫上……”

我姐这里很想掩饰过去,可这个大侄子仿佛并未看懂,他继续往这事上扯着,没几句话他就把这事撂清了。

尽管,我早就料到了是这样,可当这样的事实就这么赤裸裸地摆在我面前:我还是很难过,很痛心!

第二天上午,待到无人之际,我强忍着心底的五味杂陈,说道:“姐,我劝你最好不要再买六合彩了,我就这么对你说吧:咱家就没一个发财的命,所以你还是脚踏实地点吧!”

“我,我不买了呀,我儿子都没了,我……”看她那唯唯诺诺、遮遮掩掩的样子,我不禁气道:“姐,事到如今,你还有必要瞒我吗?你知道我是能看穿人的心思的,有些事即使你不说我也知道,而我之所以一直没有揭穿你,也是希望你能够自己明白过来!可是,姐,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未完待续)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