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坎特伯雷大主教韦尔比:我为什么成为基督徒?

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近期与英国媒体的基督徒团契召开了一次午餐会议,会议主题是“为什么我是一个基督徒”。

媒体基督徒团契的成员来自英国各大主流媒体——包括《泰晤士报》,《太阳报》,《星期日泰晤士报》和《泰晤士报文学增刊》。

在韦尔比的谈话中,他说,成为基督徒的事实,是“一件合理的事”。他还谈及成为基督徒的意义:成为一名基督徒并不意味着基督将我们隐藏起来、以至于可以回避那些残酷的事实,但基督是可以照亮我们的光,不论生活迎面而来带给我们的是什么。

谈及“七七”伦敦暴恐袭击事件十周年,大主教在会议开幕之后默哀一分钟,并为那场灾难中是受害者及最近突尼斯的袭击事件祷告。

之后,他继续说道,他18岁在肯尼亚时“第一次遇到一个似乎知晓耶稣基督的人性的人”,而且在他大学第二年,“发现成为一个基督徒的真实含义”。

他说,他发现作为一个基督徒是“一件合理的事”,是因为“对耶稣被钉十字架后身体在哪里的最好的回答,是他从死里复活了”。

大主教花了大部分时间来谈论“耶稣的人性和存在是不可回避的现实。这不仅是对我而言,对我近40年来所遇见的基督徒们也是如此”。

他说,这在他生命中一些最黑暗的时刻显得尤为真实。

“基督教信仰并不掩饰我们生活的残酷。耶稣他自己面对可能存在的生活的残酷的方方面面。它只是在那里,但耶稣与我们一起处在混乱的中心。”

他又补充道:“基督是光,无论生活给我们带来什么,他都会贴近我们。我们所有人都会经历丧亲之痛,我们中的许多人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我们所有人都会经历死亡。同伴意味着什么?那些最后时刻和我们在一起的人是谁?”

“我是一个基督徒,因为在大约四十年以前,耶稣基督寻找到了我,并且呼召我,”他继续说。“我是一个基督徒,因为它对我有意义,因为基督从死中复活,他战胜了死亡、罪和苦难。我是一个基督徒,因为在耶稣里我看到神,神从不会说‘这就是大多数情况下你的行为方式,我要看着你,审判你,’但耶稣来到我们的身边,而且生活在这绝对恶毒的混乱中,而他自己那么年轻却死在不公义之人的手下,忍受了极大的痛苦,以他的肩膀背负了这个世界的错误。

“我是一个基督徒因为在我自己的经验中,我曾经逃跑,但他还是寻见我,但没有向我发怒;当我失败他抱起我,医治我,加添给我力量。

“这就是我成为基督徒的原因。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无论我犯了多么愚蠢的错误,我知道,即使在这一切结束,甚至一切都失败了,神也没有失败。即使我的生命结束,神也不会失败。”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